登录  | 立即注册

游客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温暖FM] 再见旧情人,我是时间的新欢

[复制链接] 作品目录
发表于 2021-10-26 23: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mmexport1634530432889_mh1634555232356.jpg

$ l- |1 w( S' w9 ^

4 x; X. h  A9 n% i5 C: d; g/ l# n
点上方播放器收听主播朗读音频

! V" R4 M5 v5 C2 ]% A站在记忆的旅途,年华的来路与去路。遥望一段国度。最美丽的时光里,你遇见了谁......
- [- r$ F* F! y( U0 v# N! o6 y  W  A0 k
首先请原谅我用这句歌词,我只是觉得用来描述我现在的状态,这句歌词再贴切不过。4 N/ I; q' K" k6 |5 q# ?
  t: p+ ~0 M% n: c, m
我六月收到宝心的通知,她在八月八号要结婚了。这是我最好的闺蜜,我们相识多年,最难熬的那两年是她一直陪在我身边,才会有现在的我,虽然不够好,但如果没有她,我一定比现在要糟糕。
1 r; `% |5 w# f8 }5 k: s. N. _# G' Z1 M2 l
她和男朋友在一起很多年,又一起去新西兰留学,这次结婚以后就要在那边长期定居,很少回国了。8 L5 f" t; v; E+ `7 t4 l3 `1 O

  j) C. u: q5 `# \& F: l宝心在外婆家住了几天,然后回到邯郸和我过暑假。有一次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讨论起伴娘的裙子要定什么样子,然后又说到会有哪些人远道而来参加她的婚礼,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想了想,然后看着我说,S也会来,带着他女朋友。我无谓的笑笑,是不是说未婚妻更合适点儿。
& d( o8 b. Y# ?- I% @  Z/ v( v; t5 F$ S9 i" S3 t
你会来我一点也不意外,毕竟你当时也和宝心以及宝心的男朋友一起在国外留学,住在一间公寓,这么多年的朋友,来参加婚礼也是应该的。, P7 R' X" z* X, N( \

% V- U6 P4 i( e3 m带着你女朋友一起来也是应该的。
4 ?8 \( ^# D' a$ C3 O  |7 c/ a# l7 f( O
不像之前,偶尔听到你的消息还是会心里感到颤动,虽然与我无关。现在再听到你的名字,反而波澜不惊,像是从来不认识。$ }; h: M: \6 b* p$ x3 A
0 M4 K( f; G0 X5 r6 H$ E
今天下午宝心打电话说你们到了,晚上一起吃个饭,我没有犹豫一口应了下来。
) x  k5 t: s3 A4 z
1 G8 _" C% J3 B我之前想过,再见到你的时候我应该是控制不住的紧张,没完没了的换衣服想着穿什么见你,见面的时候刻意回避去看你,大概就是这样。但我没有,我只是打了一层粉底,随便翻出来一件tee和短裤就穿上了,因为我没考虑你会不会觉得我穿什么好看什么不好看,而是我喝多了啤酒会频繁上厕所穿短裤更方便点。
& G+ h- Y  n, {6 C, O2 n  Q. {' n: Z& F
你看,你在我心里没什么分量了。
# m- l3 k) `& j6 k! f" _/ g4 @5 [7 ~( ~+ ?  d
我推开包厢的门的时候,你们都已经到了。我看到了你身边的姑娘,坐得端端正正,算不上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漂亮,但五官长得也规规矩矩,非常耐看,个子不高,在身高185的你旁边显得小小的一只。她应该知道,或者隐约能感到我是谁,对我笑的很礼貌,但是很真诚。
- n6 t8 U9 F5 T9 f% U2 H) k/ p+ S: W7 u! W
我没第一眼去看你,而是去看这个姑娘,好吧我承认,我还是有点儿介怀,或者更多的是好奇。! d& p  K0 L) u) [; z; Z1 C

% C, [7 b! I+ a  A  ?) X我们每个人都落落大方,每一次的推杯换盏,每一次的曲意逢迎,我和你都能说上一两句话,客气,但是并不生分,我和你都是极会把握分寸的人,场面上的功夫做的比谁都漂亮。这一点看来我们都没变,值得感到欣慰。
7 r3 }9 G" e8 N. s6 q
! K6 A0 G( z# i# e和你碰杯喝酒的时候你随意说了一句“我觉得你越来越漂亮了。”,我笑着回答“现在有人疼有人爱,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人自然变得越来越美。”,你也笑笑,又喝了一杯。我没想故意拿话噎你,我说的是实话,我现在的生活就是这样。因为你而愁眉不展郁结难平的日子,早就过去了。" N. b0 O! |, [' I1 U3 ]6 L

+ C9 ?+ `5 V* m* Y. [你打一开始就不该有这种奢望,我会一直爱你,或者我会一直把你放在我心里。# X" x, p% t5 j5 D, T' d4 ?! g

+ z1 |5 I. R+ {1 P因为要知道,情话再怎样深重,也会随着时间的稀释而变得大打折扣,左耳进右耳出的东西,没必要放在心上。
" u9 x, F5 [( G5 B2 Z' m. J
$ L" M4 u5 v/ k# ?( E+ c5 s& Y饭局过半,大家聊起从前,说到有一次一起吃饭,你们故意给服务员小姐说上海话,语速极快,说店里的菜做得不正宗什么的,结果把服务员小姐说哭了,你们又红着脸道歉说不是故意的,开玩笑而已。说到S你不胜酒力,三瓶啤酒就被放倒,喝水果汽酒都会醉,被我们嘲笑好久。说起了很多,也略过不提很多,就是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大家都很有默契,为了保持对于过去事物应有的缄默,也为了给你身边的姑娘足够的尊重。
1 S& {9 b  A2 _8 u' B5 U
" ^; k% L# I; Z& ~如果一定要说起从前。' x4 y4 I; s6 `4 O# W
; S7 {' f$ v; X% \: V
和你分手以后我过的也不算愉快,我年轻的时候也相信时间可以疗伤,但现在发现,是个伤口就会留疤,所谓的去疤不留痕都是胡扯。7 A, H+ d$ |  i) L5 i  b

' M& ^+ U' E3 ^# I9 c# A  d0 I我无法像你一样,哪怕心中有再多不舍也会挽起别人的手订婚。我无法像你一样,可以给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人一个光明正大的名分,却无法给自己爱着的人一段名正言顺的感情。
8 v. j% R  p) C( v4 G; O8 e& L
2 R; _/ X6 {& Y& b7 a3 i你说父母命,不可违。你还说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你有你的身不由己。你说的最多的就是你爱我,说的更多的是你什么都给不了我。
; r* D$ U" m# n) V' I8 R: _6 i9 T3 j
有很长一段时间,有关于上海,新西兰之类的字眼我闭口不提,我身边的朋友也是。有关于你的一切都变得敏感,我像是清理病毒一样,扔掉了你的衬衣,你送我的裙子和高跟鞋也全送了人,香水倒进马桶,情侣水杯,白色匡威,T恤,背包和钥匙扣,也都打包扔了。清理的彻底又干净,就像你从没来过。
# r6 {: K- Z! Q+ J$ X* i* }8 U8 B/ k" Q  m! P! Y% z
当初为了让你住的自在,在亚太租着这套房子之后什么东西都换了,连窗帘和床单都换成了你要求的花色,厨房里的调料罐都是我亲自去挑的。  ]7 o. T5 A* w% Q

: `$ }9 x! I8 Q1 ]0 l6 A2010年6月10号,你来到邯郸之后,看到这套房子,说,哈,好漂亮。5 U  y4 W! m  B' e) k
9 Y" {- d" Q4 p& L2 k# g4 H+ b/ E* s
每天早晨我去找你,我们一起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看电影,或者去逛街,要么就是去菜场买菜,一起做饭。晚上你送我回家,我上楼之前你总会抱抱我。
1 b. h7 B; z* V/ P" H" j
7 E* h" e  z& L4 b( t; c0 J你说你最怀念的,是午后我们一起洗过碗之后,你在客厅画画,我在书房写稿,安静但又有一种不动声色的亲密。1 C7 @, r& |  b2 m% c  p

9 L( {/ s  C% Z" ~' c$ j% G和你分手后的第三天,我去退房子,房东阿姨看到只有我一个人,问了一句“小姑娘你男朋友呢?”
) X4 N* G& Z, D$ m/ C$ j$ Z$ U* d4 U$ g+ ~$ Z
我没表情的说了句“他死掉了。”
% |. T( L# y9 @+ a9 O
9 o$ t" {  ~( j8 }" n$ B2 B然后我迅速有了新男友,你沉不住气的问我是不是故意的,我只说不用你管。最后你近乎于恼羞成怒的骂我无耻骂我没男人就不能活,我还是没什么反应。
# z4 h* y1 U' a. W) y8 ?+ P& u8 V- Y; Z
因为我知道,你是不服气我这么快别了旧爱就有了新欢,你觉得我就是故意再折腾自己。1 {; x% G- U' g: m

. ~9 Y4 A, c* x拉黑你所有联系方式,邮箱也申请了新的,即使这样,还是会把那些数字流利地背出来。
! y7 D) d  ~8 O2 R  p5 q) o+ g2 k4 Y' k- M3 P
我知道我这样是欲盖弥彰,掩饰的太过分反显得矫情又做作。
8 q5 |, Q5 G$ H+ R: j# {, C( r  K, [% T" R. l2 G1 y
这让我如何不心酸。4 }/ p7 f! T) x* h. x5 Y1 r( U
) K3 n1 |5 H% f+ S; @6 c5 h) {
然后几次分分合合,直到彻底分手分干净,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来调整自己,当然,这期间消耗了不少的酒精和烟草,以及我早已记不清样子的几任男朋友。5 F1 ~& H* z" G+ q8 X* y# v! |

  ~: \% O& |# @9 x都说双子花心,话说回来,又有几人做得到阅人无数。6 z# j- l1 W3 O- [# [; q; _
7 S6 o# D9 R8 Y% h# Z
又有几人甘愿背上“情场高手”的名声。7 o" T  v4 k9 i! d7 p, l" W/ o

! X* x9 v; f% @& [8 ^' R* _: k盛赞的背后总是有着更多恶毒的怨怼,如同扎进心脏的芒刺,疼得要命,但是束手无策。
0 Y7 o/ D  M8 f; s5 e% Z" V7 v! I6 E( h% V* c& }. g
我是对凡事都有些执念的人,我知道你也是。所以我就算不问你也知道,你也一定有一段时间不好过。
7 ?+ p8 w  J  H! q7 e, U" F- w- o# ~1 o6 a) a& b; P( z- @
这一年我从没联系过你,你也是,我觉得我们给了彼此充分的尊重,这样就够了。
- N( b& `( E, i% X0 d8 m
' k3 Q1 D( w$ o# h: x$ _9 k6 z1 K现在再见到你,就像见到旧时好友,觉得亲切,觉得你和身边的姑娘般配,觉得现在我们彼此过的都还不错。挺好的。
! ]. G/ O' [$ N
4 c0 {* X! s; E0 |9 u吃完饭从饭店出来,正赶着打雷,我若无其事的等车,你大概是觉得奇怪,就问了一句,你现在不怕打雷了么?1 U; q6 }0 b. v, `/ Y
) G6 N6 F1 }: E' R$ U9 b
对,我怕打雷怕得要命。+ _: o$ ^6 |" }, S
; b1 Y1 ]! H. c$ H* M
但我特别坦然的看着你,轻松的说出,不怕。
8 a7 Q4 j6 p! \- n1 p& Q+ I+ I# y. \2 v* k" y) u
宝心在和你的姑娘说着婚礼喜宴的桌上要不要放鲜花,你趁着这个空档和我聊了两句,你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身体好一点了没,以及我现在男朋友和我相处的好么。
0 S' r$ B$ L2 P* h! H% W1 D5 \, j" t* z8 O6 c3 f
我一字一句的回答你,让你能够听清楚,我现在过得有多好多知足。7 ^$ R* F: w! @2 I8 g3 {' C2 o

3 F/ w! P5 j& f# I2 ?: G1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喝酒抽烟熬夜你都不拦着,你觉得不该干涉我的生活习惯,我觉得也对。你给了我充分的自由和空间,让我觉得分外愉快和贴心,你爱我的时候,我相信你是真的爱我。2 z" d: h% L5 `2 y! X

% e) _7 j; @; Z8 L; j+ k我现在的男朋友和你不同,让我戒烟,让我喝酒要有节制,总之事无巨细他都要管着。我会因为这些和他吵架和他有不愉快,但最后我还是愿意改的,因为我知道他爱我,他想让我变得越来越好。7 l3 O% O; U( Z. V9 |. R  r5 f% w& b
: a5 A# `7 y; K0 V$ p) p% R* n$ E. o% U
最后我对你说了一句,我觉得我男朋友爱我的这种方式,比起当初你爱我的方式,更适合我。
, C( w7 ?; e- K# m) G/ p) k1 q* ?0 E! k+ `
我太清楚如果只是单纯的说着我过得很好过得很快乐一定没有说服力,但是你看到了,我变得越来越漂亮,见到你也不卑不亢大方得要命,眼神里没牵没挂,我说起我现在的生活笑得一脸花枝乱颤,知足的情绪洋洋洒洒的全泼进你眼里。
; Q5 U' T$ A! q' c4 R3 M9 p  v5 U$ F+ \8 W) o
你一定觉得伤感,世界上少了一个那么那么爱你的人。虽然你也灿烂地笑着说我过得好就行,但是落寞两个字还是逃不过我的眼。
1 \3 V% V, a. ]+ E! T& A, r4 b/ x! n# n( E1 J: S# {
成了,这就是我对你最好的报复,也是最优雅的原谅。- Z' X/ ^6 c- M5 h5 c

+ r1 ?* R" O6 J' T7 V% Y6 S临上车前,我握着你女朋友的手说改天一起去花圃玩儿,她还是笑得那么真诚,连连说着好啊好啊,谢谢你啊,麻烦啦。带着浓重的软语腔调。
3 ]* B7 H( ]+ F! G9 r1 u3 h
) f! B  v( {  Z2 m  {4 p3 A我把车窗摇下来和你们说再见,你们也笑着回应我。% m+ O3 b8 w, k3 w7 J& P2 L
+ z* c- H) B1 a  E8 n# X- W# U
你走了,把最好的我也带走了。9 K4 \+ i$ y  g9 \/ ]$ K  G7 u

+ k9 P( o$ W7 S) v" v$ U但是也谢谢你的离开,成全了现在的我,更好的我。' \" h- i4 t/ ~
. t7 E+ O$ x. v( m; Y% m- p9 }/ W
让我在十八岁那年被你一刀一刀捅的体无完肤,心也伤了个稀碎。然后我浴血奋战直到现在没有一个伤口,在最好的年纪爱上了一个最好的人。1 W6 ?% |* [) w+ ~) O' y8 E5 |
; H' a4 M& S& m" L( ]
再见旧情人,哪怕你曾经如此伤害过我,但归根到底也是帮助我成长一直帮助我疗伤的人,还是值得感谢。祝你以后也过得好。; R5 m2 D1 ]' l
' ^5 n! d; `+ x
版权©声明:音频、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9 m" \' q0 `! j; ~2 p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上一篇:如果最后能在一起,晚点也真的无所谓
下一篇:我过的很好,只是在慢慢苍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客服|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笔墨下文学 |Sitemap

GMT+8, 2022-5-18 23:58 , Processed in 0.026722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笔墨下文学 X3.4

Copyright © 2021-至今, bimoxia.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