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7|回复: 0

莫让有女如文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3 11: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个很阳光的善良的实在人。这是几乎所有熟悉我的人对我的评价。这,就够了。
  其实,我是一个曾经瘫痪在床的残废,我的腰做过大手术,我的身体远远没有看上去这样健康。
  我的娘家很繁盛,我的父亲母亲和父母的兄弟姐妹们不是有权人就是有钱人,我记得我在娘家时,就从来没有缺过钱花。因为家里人把我保护得很好,所以我很单纯,从不知道世道艰难,人心叵测。
  二十二年前,我的少女时代。没念完高中就去了纺织厂上班,有很长一段时间很是叛逆。那个时候,我爱上了一个不务正业的小混混,我感觉他对我很好,而且,带给我一个新奇的世界,他给我讲的故事都是我没有听过的。
  “我们去广州进货,你知道广州吗?听过吧?最潮流的地方呐!”他得意洋洋的对我说:“你看到的那些玉石玛瑙全是假的,回来拿到古玩市场,能蒙很多人呢,能狠狠地赚几回钱,你看货色和真的都差不多,其实都是用化学东西泡的,那镯子,贴个标签就能卖五六千块钱,其实和一百块钱的一样货色。啥时候带你去云南,西双版纳见见世面去,那边的人挣钱就跟捡钱一样的,玛瑙绿松石啥的到处都是。”他说的话,很吸引我,我很羡慕他可以有那样的走南闯北的阅历。
  他会在我每次下班后带我去吃好吃的,很贴心的给我买我喜欢的小东西,温饱、冷暖,面面俱到。带我去逛街,他会在我试穿某件衣服的时候,看出来我心里的喜欢,如果我在看了标签之后转身离开的话,他自己必定会悄悄买好送给我。虽然现在看来真的是没多少钱的小事情,但在当时,对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来说,一点一滴让我感动。
  他会说:“你要是跟了我,就别去纺织厂上班去了,累死累活的,辛苦一个月,才挣那几百块钱,”他拍拍自己的胸脯,“我绝对不会让你受一毛钱委屈,家里啥都是你的,我挣钱回来扔到床上一摞一摞的,让你随便花!”
  只听他的话,我就会觉得心底繁华盛开,满满的开心和幸福。他的世界,是我从来不知道的,我被深深的吸引,陷了进去。
  那个时候,席慕蓉的爱情诗泛滥成灾,琼瑶剧遍地开花,我,以为自己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爱人,他,也深爱着我。
  在我的父母坚决不同意,要给我“找个老实人结婚”的情况下,我选择了他。“他对我那么好,天天接送我上下班,我要什么他都给我,你们为什么不同意!”我咆哮着,我觉得父母要棒打鸳鸯,毁了我伟大的爱情,那怎么行!我很喜欢他,我要学卓文君,跟着司马相如去卖酒!
  于是,我给厂子里辞了职,没有告诉父母,偷偷地跟他走了,为了避免父母来找我,我们去了H市,我给别人卖早点,卖衣服打工,他去建筑队干活,我以为我得到了伟大的爱情。
  我在诗中写到:“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要学卓文君,当垆卖酒去。”
  后来我怀孕了,身体各种不适,还要去打零工挣钱,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很想我的家,想关心呵护我的爸妈,想家里温暖安逸的生活,我哀求他带我回老家,送我回去吧。可是他说“那样,就前功尽弃了,你爸妈会让你堕胎的,让你嫁给别人,我们就要分开了,你不爱我了吗?再等等,等有了孩子,他们不认也得认,我们就肯定能在一起了。”
  是啊,我爱他,那就要坚持。
  渐渐的,我的双脚开始浮肿,原来白皙的皮肤,已经变得粗糙黑红,我看着狼狈不堪的自己,不敢再说想家。我这个样子,我妈都认不出来我了吧?我难过得想着,每天流着泪,坚持着。
  后来,生孩子还算顺利。生完孩子的我,没有人照顾,他每天早上给我熬一锅粥,煮几个鸡蛋,我就吃一天,我在心里说,我要坚持下去,等孩子大一点了,我就可以回老家了,到时候,爸妈一定会支持我的。
  终于,我的宝贝会走路了,可怜的娃儿!别人家孩子都会戴着银锁,摆满月酒,然后又热热闹闹的过周岁生日,可我的孩子什么都没有。
  我们也终于回到了家,那是他的家,一个贫瘠的小山村。村里人都用鄙夷的眼光看我,指指点点,让我心里难受,我知道,那意思是看不起和他私奔了的我,或者,现在想来,村人也是不怎么待见他的吧。
  但我,却不敢回去我的家,离家时白皙水嫩的大姑娘,如今又黑又瘦还抱着个孩子,而且,我真的过得一点都不好。我的司马相如很会享受生活,他出去做几天工挣上几百块钱,就会去饭店吃喝也会去玩儿去打麻将,总是把贫困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根本就没有爱情故事里说的那样幸福的感觉,我只觉得无地自容,常常会自言自语这句话:“孩子你别相信他,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尽管是这样,我还是想,如果我挣了钱,挣到很多钱,就有脸回去见爸妈了。
  从来没有干过农活的我开始种药材,半夏,柴胡,远志,也买了羊羔去放羊。等小羊长大了,又繁殖了小羊,然后,它们又长大又繁殖,我开心的想,那会有很多钱的,我就有脸回去见爸妈了,也好让他们知道,我选对了人,为了这个梦想,我全力追逐。于是,我每天带着儿子,用我们气喘吁吁的两条腿,去追赶那些健壮如飞的四条腿。
  我的诗也写过这一段:“我为长卿去放羊,以为这就是爱情。天天追赶四条腿,想要证明爱情美。”
  我终究,是要为了我的任性付出些代价,才会知道自己错了,种的是恶因,结的就是苦果。
  世上的事情总是会有难以预料的意外。也许是因为我的叛逆,所以命运也叛逆着,不愿意顺着我指引的方向走。
  零七年九月,在我开始放羊一年之后,火车提速。火车轨道高高的架在我放羊必须经过的村口。
  出事儿的那天,一切都和平常一样,天高云淡,风景如画。当火车声势浩大的嘶鸣声传来,它远远的碾压着叱咤而来的时候,领头的头羊站在轨道上昂首不走了。我带着儿子,很着急的用鞭子抽它,它竟然转过头来用它的羊角顶我。
  火车眼看要来了,一只头羊五百五!悲催的我,当时只想着这个。
  我把儿子抱下去,放在安全的地方,然后我再跑过去赶头羊的时候,家里的十七只羊已经都跟着上了轨道,跟着头羊直叫唤。我使劲赶它们,它们就是不下去,——然后,我目瞪口呆的看到,火车像箭一样窜过来,撞飞了的头羊在半空中画了个弧,漂亮的翻了几个身,远远的从半空掉了下去。
  我,也被火车过来那强大的风力一扫,身子就直直的往后面倒了下去,在我的身体倒下去后,我的腰就被撞到坡道下一个被遗弃的石头轨道上面,当时就疼痛难忍,我觉得我的脑袋都是懵的,两耳嗡嗡直响。可笑的是,我当时担心的只是我的羊,被撞死了几只。
  “快,把这娃儿用平板车给送回去”,我听到有很多人七嘴八舌的说话,然后好像有很多人把我抬到木板上,又用平板车把我拉着送到他的家里,把我抬着放到坑头,我听到儿子凄厉的哭喊叫“妈妈”……这些,我好像都知道,却动不了,也睁不开眼睛,我感觉我的腿很湿,好像我尿裤子了。
  不久后,有谩骂声从院子里传了进来。
  “干球啥都干不了,放个羊都把羊给撞死了,你说,我要你能干啥!”儿子的哭声停止了,他悄悄向我靠过来,抱着我的胳膊抽泣,我都知道,却张不开眼,也动不了。
  是我的司马相如回来了。
  “送医院吧,我看挺严重的”,有人在说话。然后有人喊“羊贩子来了!”,然后,屋里的人就都出去了,院子里传来讨价还价的声音。
  然后,我以为他卖了羊,要送我去医院的。我安心的睡着了。——也或许,是我觉得我的依靠回来了,我可以放心的晕过去了吧。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身上盖着被子,儿子抱着我的左胳膊已经沉沉睡去,日头刺眼的从窗户里对准我的眼睛穿了进来,我忙抬起右胳膊伸出右手去试图阻挡那阳光。我还是昨天的样子,浑身脏兮兮的,我感觉我的腰很痛,腰和屁股下面都是湿湿的,我试着用我的右手,去摸我的裤子,真的是湿湿凉凉的。
  看见我在动,他从沙发上坐起来道:“你醒了啊?那咱们就商量一下事情。”他搬了个凳子坐了过来说:“我没钱,你也知道,当初你爸妈就是因为我穷,才不愿意你嫁给我的。”说到这里他语速就轻快了很多:“你看,现在你摔了,我昨晚请镇卫生院的人给你看过了,你的右脚心用针扎你都没有感觉,已经不知道疼了,我也没有办法了,要送去大医院,要花很多钱的,我找不来钱。”
  我沙哑着嗓子说:“羊都卖了吗?”
  “你别惦记卖羊的钱!”他提高了声音,激动地站起身,使劲地吼了起来:“我妈就说,你肯定惦记着卖羊的钱,我告诉你,那是买羊的时候借的,贷款贷的,我昨晚就给人家还完了!没钱!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他气呼呼的说。
  “那我呢?我的腰很疼啊。”我开始流泪,儿子更紧的抱着我的胳膊,他的身体有些发抖。他醒了,我拍拍他,他便放松了绷紧的小身子。
  我咬着嘴唇,只流泪,再不肯出声,却是从心底里涌出无尽的悲凉。有谁?谁,谁能够感同身受,这彻骨的冰冷!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有些发抖,我努力的压制着这些悲伤的蔓延,让自已平静下来。
  “我把你送回你家去,你爸妈有钱呢,肯定能送你去大医院看去,等他们把你看好了,我再去你家接你回来,你们村也不远,开三轮有四五十分钟就到了吧。”他的声音又变得很轻柔,就像当初和我说着缠绵的情话一样,他柔声说着,把脸凑到我跟前。
  我感觉到了儿子的双手抓紧了我的胳膊,我也更加抱紧他。
  我不知道在我昏睡过去的这二十个钟头里,他们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的儿子早慧而且敏感,他虽然只有两岁多,却很能看懂人的脸色。
  我想活着。
  既然在这里只能这样尿在裤子里躺着等死,那我就不要这脸面了,就这样厚着脸皮回去吧。
  我当时想,如果爸妈不认我,不让我进门,我就带着儿子去死吧,总不能扔下他,让他每天生活在惶惶的恐惧里。我忐忑不安,又满怀悲壮。
  他们家亲戚朋友们坐着三轮车去我家,去了好多人,给我爸妈当说客的。因为我死死的抱着儿子不撒手,所以,他们只能把我们都送去我娘家。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父母对孩子的爱。
  在我以为父母会打我骂我或者把我拒之门外的时候,他们只是抱起了我的孩子。我听到父亲说:“写个字据,写明白这娘儿俩你不要了,和你以后没有任何关系了,摁手印,就让你们走。”我的泪如泉涌。
  一场飞蛾扑火般悲壮的爱情故事,就这样充满哀伤,草草地收场。
  后来,我在诗中写到“我被我的长卿送还给了我的爹娘//曾经活蹦乱跳出走的姑娘//如今一动不动//就连翻身,都不能……”
  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家,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亲人,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场景中相聚。我好像到这时才知道了有四个字叫:“羞愧难当”。
  我去了H市最好的医院,被最好的神经科主任们做了微创手术,我变得很乖很乖。
  在做康复治疗的日子里,亲人们从来没有人提起过我不堪回首的过往。但是我心里明白,我给家族,给他们丢尽了脸面。后来我才知道,父母从来没有间断过打听我的消息,我摔坏了腰椎的当天,他们就知道了。也是后来母亲才告诉我,父亲每次看“西厢记”都会泣不成声,反复的吟唱“宁愿无儿似伯道,不让有女如文君”,然后泪流满面。
  当时,父母对我的要求是,能自己解决吃喝拉撒,能自己照顾自己就好了,他们说:“我们和你的兄弟们帮你养儿子,供他读书。”
  过了没多久的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找我父亲的客人。
  他在我家的客厅里坐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开口说:“老先生,和您说个事儿,您可莫要气恼……听说……您家闺女已经起不了床了……也不知道真假……她的孩子还小呢,如果现在给了别人家,别人还能养的熟……是有人看上您家闺女的娃儿了,托我过来问问,他们家很有钱,不会让娃儿受委屈的,就是一个条件,你们以后不能认他……啊,当然,会给你闺女一大笔的钱,我觉得,您可以考虑一下……”
  客厅通往里屋我的卧室的门没有关,我在床上躺着,听得清清楚楚,泪水不停的滑落。在我身边用铅笔描写“1、2、3”的儿子,铅笔猛的顿了一下,他抱住了我的胳膊。
  一切都静悄悄的。
  父亲冷冷的声音就清冽地响了起来:“我的外孙子,我不会给人的,我女儿闯什么祸,我都会给她擦屁股。你走吧。”
  儿子松开了我的胳膊,给我擦眼泪,他咧开嘴笑了,我咬紧了唇,咽下去想要涌出来的泪水。
  我想站起来,我要站起来。我努力的撑起了双拐。
  因为我弯不下去腰,一直都是母亲给我洗脚,后来,就慢慢地换成了儿子给我洗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是个要强的人,我很艰难的贪心着,想要一步一步走到更好。
  当我从拄着拐杖,直着身子不能弯腰,到后来我行走自如了,我就想着,我要是能帮家里做做家务就好了,当我恢复到可以做家务的时候,我又贪心的想,我要是能够自己挣钱就好了。
  在我能够走路以后,父亲就帮我请了律师,去法院为我争取了“解除非法同居”的判决书,我的儿子正式进入父亲的户口本。
  我心情很好很好的开始挣钱了。因为不能久坐,很多时候,我都是跪着或者站着的,就算是趴着,我的双手也还是可以动的啊。
  母亲帮我拿一些手工活回来做,粘的布贴画,撕花圈上用的小碎花,用橡皮泥加工小东西,我都做过。
  后来,我能够坐的久一些了,母亲给我买了绣花机。我从小画画就挺好,手工刺绣也好,只是用大绣花机子我不太熟练,我很认真勤奋的练习,学会后,便开始帮别人加工绣花。荷包、鞋垫、枕头、衣服、床上用品上的花鸟鱼虫,都被我绣的栩栩如生,颜色也搭配的很好,不仅挣了些钱,也很有成就感,我很享受顾客的夸赞。
  我很珍惜自己能站立的时光,自己想干什么就可以自己去干的能力,这让我很想哭。有多少次梦里看到能站起来干活的自己,我都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
  光阴似箭。在我执着地努力奋斗下,在我家人的扶持下,去年,我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他第一次拿了一千块钱奖学金的时候,是去年的元旦,他把获奖证书和奖学金拿回家,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给我的父母每人五百块钱,他说:“爷爷奶奶照顾我和妈妈辛苦了,我不偏心,二老一人一半,祝你们健康长寿!”这个孩子是个懂得感恩的好孩子。
  如今的我和儿子都感觉我们已经是满满的幸福了,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其实,在这世上,每一颗感恩的心都会得到福报,那是来自爱的回赠,会复制粘贴,源远流长。。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欢迎来到笔墨下文学——-文学爱好者的家园! 笔墨下文学微店 www.bimoxia.com [这是默认签名,更换签名点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读者|作者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