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3|回复: 0

[奇幻] 心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7 19: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奈何桥畔,有一间木屋。
  芊芊推开屋门,悠悠走过满是曼殊沙华的花田,遥遥眺望远方。
  “最近来投胎的人越来越少了。”孟婆不知何时站在她身旁,轻轻地说。
  “是啊,我都闲的发慌了。”芊芊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整了整衣服,溜溜达达的走到忘川河边上,望着空无一人的黄泉路发呆。
  “铃——”孟婆茶汤铺的铃声响起,一个鹅黄色衣袂的少女身形窈窕,聘聘婷婷地站在铺子前,清秀的脸上难掩哀怨。孟婆不紧不慢的踱到铺子后,轻轻盛起一碗浓郁茶汤,放在少女面前。少女楞楞的看着那碗热气腾腾的茶汤,泪珠不断滚落下脸颊。芊芊叹了口气,默默走过去:“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说出来我帮你完成。”听了这话,少女哭的更厉害了,抽抽搭搭的还不忘许愿:“我想和他在一起。”
  “emmmmmmmmm可是你已经死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希望下一世能与他白头偕老。”
  芊芊看了少女半晌,叹了口气:“你跟我来。”
  木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不大的房间里整齐的摆放着家具。芊芊引着少女走到一面墙前,伸手在墙前凭空勾勒出一道拱门的轮廓,一条黑线顺着她的手指缓缓升上墙壁,芊芊伸手推开门。
  门后是一条长长的隧道,墙边的火把的火苗轻轻摇曳,照亮了前方的路。少女往前踏了一步,眼前的景象刹那间变化。
  装饰华丽的卧房中弥漫着血腥气,一个女子发髻凌乱的躺在床上,层层叠叠的床幔掩去了她的身形。不多时,一个中年妇女从床幔中走出来,手里托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小婴儿。妇女打开门,一位男子焦急的跨进来,看到小婴儿时脸上的喜悦一闪而过。他匆匆的走到床边,俯下身照料床上的妻子。
  少女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喃喃道:“父亲。”芊芊拉着她的胳膊,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隧道中的时间线就往前推动一点。
   6岁,她在母亲的教导下开始学习琴棋书画。每到空闲时间。就到院中的花园散会儿步。她很喜欢观察植物,虽然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但光看着,也能让她开心好久。她最喜欢的是一种喇叭形状的花,有粉有白,甚是好看。
  “你也喜欢牵牛花吗?”稚嫩的童音在她旁边响起,她闻声转头,看到糯米团子一样的他。他看着她,眼睛弯成月牙:“没想到这里会有和我一样喜欢牵牛花的人呢,这个给你。”他把一个纸包塞到她手里。
  “这是什么?”她好奇的问。
  “牵牛花的种子啊,你可以在房中自己种,无毒无公害的。”
  那一天,他们聊了很久,直到她母亲来寻。他遗憾地看着她:“你要走了啊,那好吧,有机会再见哦。”她拉着母亲的手,回眸看他。他站在一丛牵牛花旁,冲她挥手,笑的眉眼弯弯。
   16岁,她站在院子里,将手中牵牛花种子一粒粒撒下。“好久不见。”清朗的声音响起,她转过身,昔日的糯米团子已成长为翩翩少年。“好久不见。”她望向他的眼睛,笑的眉眼弯弯。终于又见面了,她强压着喜悦的心情静静站在他面前。风吹起她的裙摆,扬出优美的弧度,一如她雀跃的心。
  那一天,他们并肩坐在院子里,望着远处高墙上叽叽喳喳的小鸟,身后牵牛花开的灿烂。
  离别的时刻终是来到了,她深深的看着他,仿佛想把他的模样印刻在记忆的最深处。他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嘴角牵起一丝微笑。
  几天后,她突然被一群人接走,花轿一路颠簸到黄县令府中。她的贴身丫鬟偷偷告诉她,她的父亲中了黄县令设下的圈套,受了贿。为保住官职,只能将她嫁给黄县令做妾。她心如刀绞,紧紧地抱住自己,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她做了一生的妾,被人欺压了一辈子。在每个流泪的不眠夜,她常常会想起那年牵牛花丛旁,有个少年对她笑的眉眼弯弯。
  隧道已到尽头,画面一转。在她被送走那天,一个少年站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那一切,而后叹息一声,走进了另一个女子的家门。
  翻滚的画面定格,少女已泣不成声。芊芊默默用手勾勒出拱门的轮廓,二人走出隧道,回到那间木屋。
  少女渐渐止住哭声,向芊芊道了声谢,转身推开木门。
  孟婆茶汤铺子前,一位少女将一碗浓郁茶汤一饮而尽。在她踏上奈何桥的那一秒,她依稀看见黄泉路上走来一位翩翩少年,对她笑的眉眼弯弯。

评分

参与人数 1笔墨币 +8 收起 理由
秦勇 + 8 不错,支持下

查看全部评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欢迎来到笔墨下文学——-文学爱好者的家园! 笔墨下文学微店 www.bimoxia.com [这是默认签名,更换签名点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读者|作者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