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0|回复: 0

[仙极界] 《乾坤神使》第三章:未完成的婚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8 21: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子再怎么苦还是得过,岁月总是不饶人的流逝着,时间也没停下滴答滴答的脚步声,转眼间又过了好几年,林默峰现在已经是一个坚强而诚实的马夫了,常年在外的奔波在他的脸上写上了风霜的印记。
9 |' B0 |+ v) e& R  有一天,林默峰和其它经商的马队一起去往高阳城堡去送货,当时天特别热,中午正好赶上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地方,大家又热又渴,只能在路边休息一会,默峰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热的他满头都是汗,他从腰间拿出手帕擦汗,看到手帕他想起了这手帕是当年海瑞给他包扎脚伤的那块,他心想这么久没见海瑞了,不知她嫁过去过得怎么样?
' Y+ P- ]* b! u$ E( B+ Q5 J  坐了一会,他的伙伴惊讶的说:“快看啊,默峰坐的那块石头下面有潮湿!”
4 l, F6 E8 J$ U" U4 H. h( K  大家都望着默峰的伙伴,问道:“你一惊一乍的说什么呢?”
" w4 ?, J  i# F3 I4 b1 Q' N0 R  那个人说:“看默峰那就知道了。”
# l1 |. o8 K) V2 h& B2 T  大家不约而同的向默峰望去,果不其然,真有潮湿啊,默峰起来把石块搬起来,下面竟然有眼泉,在往外面流水呢,默峰说:“大家都渴了吧?快拿容器过来盛水啊!”大家赶紧拿东西盛水喝,水越流越多,最后,人也喝饱了马也喝足了,更奇怪的是那眼泉竟然不流出水了!# [1 n; A+ v$ Y2 o4 m+ L% {
  默峰说:“真神奇啊,这眼泉又干了。”# C3 k' |* k" A& q% n) h
  有个老者说:“默峰,这也许是仙帝特赐于你的恩惠,是我们大家沾了你的光。”
  N/ `) }+ V, i  回去后有人把这件奇怪的事,讲述给了以前默峰干过苦力的那个矿主,当时矿主家刚好来了个魑族的祭魍,他听后沉思了片刻,阴阳怪气的说:“我尊敬的矿主大人,这个人将来会是个妖言惑众的妖人,或者是一个幻化成神使的奇人,人们要么杀了他,要么追随他。”
  g* H8 a/ Z, C; k  矿主听了这话,心里暗自盘算着如何做才会对自己有利。这话刚好被矿主的女儿海瑞从门外听到了,海瑞从那次在石矿看到默峰后就一直心念着默峰,可是势利眼的矿主硬生生的打破了他嫁给默峰的想法,把她嫁给了大族长的儿子,可惜,大族长的儿子也在半年前因病而亡,留下可怜的海瑞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当她听到默峰的奇迹事件后,又惊又喜,喜的是默峰竟然是一个身有特异功能的人,惊的是怕父亲会杀了默峰。
1 u) c( m1 y7 i6 g2 G7 N  矿主对那祭魍说:“大师,那这个人是要远离除掉还拉拢亲近?”) Y( s, a  T* t8 Y
  祭魍说:“这个需要你自己慢慢权衡比较。”* J  V& c$ v: Q$ w+ V8 {
  矿主说:“默峰他只是个没落贵族的遗孤,我看他以后不会有太大作为吧。”
# c; P4 F! C- T  祭魍说:“过去的事物已经画上了句号,你要往前看,矿主大人。”
0 x1 G% v; Q( B; r3 A/ W- G  矿主干笑了一声,尴尬的说:“是是是,还是祭魍大师目光远大啊!”  Z9 U2 ^) C* U5 V; u
  等祭魍走后,海瑞进了房屋,对父亲说:“我敬爱的父亲,昨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不知怎么解?”3 `6 X- Q& A8 h4 o9 G6 S0 \
  她父亲急切的问:“我的心肝,我的花蕾,你昨晚做的什么梦,快给父亲说说,它也许预示着我们家族的腾达。”海瑞悠悠的说:“我敬爱的父亲,昨晚我梦到一个王子,骑着一匹有一双翅膀的天马从我家门前飞过,他看到我一直在回头望,可是你堵住我不让他看我。”海瑞的父亲听后,感觉他女儿梦到的这个王子一定是个贵人,他一定要找到这个贵人。于是他亲切的对海瑞说:“我亲爱的女儿,你丈夫过世已经半年多了,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意中人啊?”海瑞羞怯的说:“父亲,我以前和默峰有一面之缘,我俩也算是一见钟情,可是我另嫁他人了,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缘分和他重修旧好?”矿主听到默峰的名字,又想起刚才有人说的默峰的奇迹,再加上祭魍的话还有海瑞的梦,他确定了默峰不是个平常的凡人。
% {( u6 q1 O( x( _0 |  可是他一想默峰是个孤儿也没家庭背景,就不太愿意了,但是他想还是赌一把。
) i& g' [7 Z2 J+ w; N3 _  矿主说:“你现在不是又一个人了吗,我想默峰不会在乎那些的。”5 O0 {' n$ D6 x$ r+ T  M5 \9 T
  海瑞说:“可是不知道默峰的想法是怎么样的?”
$ G9 }: |& g6 f3 w4 i# e  矿主赶紧迎合着说:“你放心,就交给我,我去找族长大人做媒人,一定能成的。”
4 @: x: s5 c5 x+ D  在矿主和族长的撮合下,默峰和海瑞的婚订下了,决定在次月的月圆之夜完婚,按着当地人的习俗,男女成婚要在月圆之夜,寓意团圆美满!
3 B. u7 a, w& I  转眼就到默峰和海瑞完婚的日子了,按着习俗海瑞要七个少女给她沐浴,抹香,浴盆里撒上椰子汁和沙枣花瓣还有骆驼奶,然后穿上紫色的婚礼服,黑色的斗笠,斗笠边用金银丝缠绕,婚礼服的后襟要一对龙凤胎的孩童牵着。一切准备就绪后,就等新郎默峰了。
0 F, D. R7 L9 G; ]( V  只见新郎默峰穿着绿色婚礼服,白色披风,红色皮靴,黄色斗笠,骑着一匹白额头,棕色毛的高头大马,后面是载歌载舞的迎亲队,也有鼓手打着手鼓,一行人来到矿主的大门口停下,大门口有三个银火盆,里面是用橄榄枝点燃的火。
3 ]3 V# R" {1 O4 e+ q  t  按着当地的习俗,新郎要绕火盆转三圈,然后接过新娘家人用橄榄枝编制的花篮,里面装上自己带来的无花果,把篮子捧到新娘面前,单膝跪地让新娘接篮。: d) ]; J$ Z" W# }
  默峰捧着橄榄枝篮子,走到新娘海瑞面前,单膝跪地,朗声说道:“海瑞,我最爱的女神,你愿意接受我的装满爱的花篮吗?里面的无花果就代表我们以后爱的结晶!”海瑞轻声说:“我愿意!”然后接过篮子羞怯的低下了头。
/ K2 ^# P6 w$ K& z  默峰又说:“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 U+ E0 z: u* N9 \6 y7 a  海瑞:“愿意,就算贫贱困苦。”! _! I) z! b2 w, \2 f
  默峰:“就算疾病灾祸,我也不会遗弃你的。”$ }1 L8 B: ?  U; K4 |) c
  新娘海瑞说:“风里雨里我都会陪着你。”% |/ t! }) u( W0 k! N& \
  然后由新娘的哥哥把新娘背到门外,让新娘骑到新郎的马背上,新郎上马骑到新娘的后面,俩人同骑一匹马,然后到新娘和新郎两家距离中间的一块空地上举行婚礼晚宴。* {" _* M; D) a7 R# h
  天上月正圆,地上点燃的火把围城三个圈,两个大圈一个小圈,小圈里是一对新人,大圈里分别是新郎的亲友和新娘的亲友。大家载歌载舞,一片欢乐的海洋。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当月亮偏西的时候,证婚人高声说:“乡亲们,朋友们,这个月光皎洁的夜晚是属于新郎新娘的,我们的宴会也该结束了,我们大家一起祝福这对新人吧,祝他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 x9 R+ K- i) o7 g, B3 v4 Q& n  大家齐声喊到“永结同心”1 N, q" H3 c$ x8 @7 a" M
  声音响遍夜空,仿佛星星也在眨着眼睛笑呢。3 Z) b$ ]( s2 J5 r( F$ D. S
  可是突然有个祭魍来到了这里,他高声说:“乡亲们,默峰将来会是个妖言惑众的巫师,他会背离你们的祖先所奉行的,像这样离经叛道之徒,美丽的海瑞怎么能嫁给他呢”
2 W, _* l) u: T9 E7 w4 C. f  这时大家议论纷纷,矿主一听祭魍的话也信以为真,他大声说道:“各位族人,既然默峰将来会与我们背道而驰,那他和我女儿海瑞的婚礼被取消了”说完他强拉着海瑞往回走,海瑞哭喊着说:“父亲,你怎么能相信一个魑族祭魍的话呢,我相信默峰”,但是她怎么也挣脱不了他父亲的手海瑞哭着对默峰说:“默峰,我始终会相信你是一个行善之人。”; P% A' o6 t& Y" b& M
  最终这个婚礼就这样无果而终,人们逐渐散去,只留下默峰呆呆的站在火圈内神伤!7 m. K3 d& h3 y
  过了半年多,矿主因病去世了,留下了石矿和一笔不少的家产给了海瑞,因为海瑞的哥哥也去世了,她是唯一的继承人。
8 w5 Y' ^# }+ q6 V% o1 P' u, k  海瑞虽然和默峰没结成夫妻,但是彼此深爱着对方,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海瑞出售了石矿干起了货运生意,她雇佣默峰给她做马队货运的管家,这样默峰的收入提高了,生活也宽裕了,跟着马队运货的事务也交给其他人干了,闲暇的时间也比较多。# D( C$ E$ L5 F1 |/ W+ b9 D4 @
  有一天,默峰和他的伙伴李艾去白岩城商量马队送一批贵重货物的事,路过一座大石山谷的时候,遇到了魔族的人,魔族的人善于迷惑人。" A  b. _: b" {/ @: K8 l8 f6 W1 I
  魔族里没有一个是善类,默峰们遇到的是一群山石魔,个个高大凶残,默峰悄悄对李艾说:“我的好兄弟,我们不能和它们硬拼,为了我俩安全,还是分头逃吧?”李艾说:“我的兄弟,你是一个智者,我一定听你的。”6 n8 S9 E" T. }4 A8 P: _; g
  默峰说。“为了分散它的注意力,我们分头逃吧?”
% O  ]) ~$ z: h; P" u6 E  李艾说:“你往回跑,我冲过去引开它。”& N5 L. U$ U6 \- m" a  n
  默峰说:“不行,还是你往回跑,我比你经验多点。”
! X6 g' u) X, o) z  李艾说:“那我听你的,你要注意安全啊。”4 g: e; R* c8 B( M
  于是,他俩分头走了,李艾往回走了,默峰绕过山石魔往白岩城跑去,可是山石魔在后面紧追不放,最后默峰被逼进了一条只容下他身材的山石缝里,山石魔体型大,进不去也只能罢休,撤回了。* B/ O* G) o" y5 ?% C
  默峰顺着山缝往里钻,钻着钻着扑通一声,默峰掉进了一个深坑,足足有三丈深,忽然他感觉好像往下坠的身体被什么接住了,慢慢的落在了坑底,他细看之下,原来是一个长着好多翅膀的物种。看到默峰很惊讶的样子,那个东西说:“年轻人,你不必惊讶,我是仙帝派来的羽使,是神族类,仙帝在乾坤的最高端看到了你的一切,我是来救你的。”默峰听到这些,向羽使弯腰行了个礼。:“我非常感谢尊使的解救,不知我能为伟大的仙帝做点什么?”羽使说:“你把右手贴到深坑的石壁上,七七四十九天不能拿开,四十九天后,智慧之光会在你的右手掌出现,这束光是以后你干一番伟业的明灯,你所有的疑虑都从你右手掌的智慧光中去探寻。”
1 \1 [7 h- H7 R  默峰说:“我怕完成不了仙的帝委派。”) F0 W7 r9 d5 z8 l/ Q) J
  那羽使说:“仙帝选定的人,必会赐于他异能的。”
! A8 U) h4 ^: }2 h+ g4 Q1 B  默峰说:“好吧,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来完成这伟大的使命。”说完只见一束紫光一闪,羽使不见了,默峰照着羽使的话把右手掌贴在了石壁上,顿时感觉浑身清凉,慢慢的有股温热从右掌心涌入,传到了心脏最后传到了头顶,头顶开始冒出了气体,第二周后头顶的气消散了,发出了微弱的黄光,第三周后变成了红光,第四周后变成了绿光,然后每周都变幻光的颜色,由绿变蓝再变紫色,四十九天后头顶的光变成了耀眼的白光,把整个坑都照亮了。- s2 A; @% e) q" O) Z+ R  |
  默峰把手从石壁上拿开,手掌心上有一束微弱的白光,这时头顶的白光消失了,他用手掌的白光照到哪里,哪里就成为平地,他就这样奇迹般的右手掌往前推的姿势平坦的走到了家。回到家后他把这次奇妙的经历告诉了海瑞,海瑞说:“我深爱的男人,以前通过我做的梦,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平庸之人,你遇到的任何奇异的事情我会第一个相信的。”默峰感激的望着海瑞,说道:“海瑞,有你的支持,有你的财富提供生活所需,这是仙帝对我的特惠,我现在要好好探研我右手掌里的智慧奥秘,用它来改变这没有人道的涯世。”. F9 A. Z: g5 Z
  海瑞:“为自己所爱的人,就算给于生命也是值得的。”; l  k" ?! o% \+ V2 ^, Z
  默峰:“为了你,我也要研究透彻仙帝给于我的智慧奥秘。”4 R% t' Y: z. N/ K5 F( O! B8 e) f9 {) K
  海瑞说:“生活琐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就专心你的自修吧。”
) e' c: M. |/ A4 {  默峰:“嗯,好吧,那就辛苦你了。”
5 U4 ~3 {6 S( `1 c2 ]+ p  从此,默峰在寝室里专心探寻手掌上的奥秘,每晚只睡三个时辰,只吃七颗枣和三杯雨露水,就这样他足不出户的探寻奥秘达三年之久。
) L0 ~& r7 h2 [( c2 q  默峰在探寻奥秘的这三年,海瑞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他觉得欠海瑞的,可他想到涯世其它的人们,在暴政和战乱下,过得也是多么的悲凉,想到这他认为,这三年为了涯世的民众而研探治世的奥秘,并且冷落了海瑞也是值得的。
% |8 N( F, Q' m: W! b1 @7 N) G

评分

参与人数 1笔墨币 +50 收起 理由
秦勇 + 5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欢迎来到笔墨下文学——-文学爱好者的家园! 笔墨下文学微店 www.bimoxia.com [这是默认签名,更换签名点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读者|作者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